广西党史故事|为革命奋斗终生

2021-04-30 19:49:31来源:网络整理作者: 未知阅读量:

  原标题:广西党史故事|为革命奋斗终生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走了,很对不起你们的养育之恩,今后有机会,一定回去报答。我走以后,家里生活更困难了,不过家再苦,也希望你们想法送弟妹们上学。我离开了你们,请你们放心,我们的部队是真正为穷人打天下的部队。在这里,领导和战友很和睦,我会自照顾自己的……”

  1930年11月,红七军执行中央命令北上。百色市右江区籍战士朱立文下定了为革命奋斗终生的决心,就在部队即将开拔之前,他给家里写了这封信,这是他与家里仅有的一次联系,直到牺牲。

  北上征程艰苦异常,朱立文与战友经历了打长安、围武网、攻全州、战梅花等多次激烈的战斗,历尽了爬雪山、抗严寒等的艰苦跋涉,浴血奋战整整9个月。1931年7月,红七军到达江西于都县与中央红军会师,编入中央红军序列。在中央苏区,朱立文先后参加了第三、第四、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作战勇敢,屡建战功,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年10月,朱立文随中央红军长征,任红三军团七师某团参谋长。这时,足智多谋、办事细心周到的朱立文,被指派担任周恩来副主席的警卫员。1936年12月,西安事变时,任周恩来副主席的随行参谋。抗日战争爆发后,受党组织的委派,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1938年,朱立文于抗大毕业后,被派往河南竹沟新四军第八团队留守处任副参谋长。1939年1月,随李先念南下,挺进武汉外围,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1941年1月,为了集中鄂西抗日力量,朱立文率部西渡襄河,成立襄(河)西指挥部,朱立文兼任指挥长,统一指挥第六团和襄西独立团,担负起发展襄西荆(门)当(阳)远(安)抗日根据地的任务。

  敌后抗日根据地区域狭小敌情复杂,战斗频繁,部队生活十分艰苦。为了解决部队生活问题,作为指挥长的朱立文以身作则,克己奉公,带头把自己的马减掉,和其他减下来的牲口一起卖了,部队的生活得到了改善。朱立文虽然身居首长职位,但他却非常谦恭,待人和蔼可亲,在日常生活中处处关心战士的衣食和成长。

  1941年底至1942年初,新四军第五师发动了侏儒山战役(即三打侏儒山),此役大小战斗14次,是新四军第五师成立以来规模最大、战果最丰的一仗。时任第五师第十五旅副旅长兼第四十三团团长、政治委员的朱立文参加指挥了二打侏儒山战斗。他指挥有方,很快率部攻下桐山头、永安堡,歼伪军一个连。接着攻打裴家山,并令天汉支队独立连守住九真山隘口要道。战斗从上午10时持续到下午3时,部队向裴家山进军途中遭到日军阻击,久攻不克。

  下午5时,侦察员报告,日军集结重兵向我军扑来。朱立文当即命令部队,以铁李甲湾为依托,阻击追敌,待天黑后再行突围。此刻,忽然从村里走来十几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跪下来求朱立文:“求求你长官,千万不要在我们村里打仗,只要枪一响,全村几百人就没活路了。”

  为了保护群众,朱立文没有以铁李甲湾为依托阻击追敌,毅然命令一连向索子长河撤退,自己带一个排和通讯班在岸边掩护。日军渐渐逼近,朱立文带领的掩护小部队已无法过河,只好沿索子长河向下转移。一直退到麻雀岭,再无路可退。

  敌众我寡难再战,为保存实力,朱立文命令排长带领全排战士隐蔽在麻雀岭的芦苇丛中。自己带领通讯班仅剩的几名战士跳上河边的小船,一边向尾随而来日寇全力开火吸引其注意,一边向河对岸划去。日军发现目标,集中全部火力向小船狂扫,小船倾覆,朱立文与通讯班的战士中弹牺牲,血染索子长河,而隐蔽的那一个排战士获救了。战斗结束后,当地百姓在河中打捞朱立文尸体未果,于是在索子河畔为他建衣冠冢。

  1966年,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汉阳县人民委员会将朱立文的衣冠冢迁葬于蔡甸区索河镇嵩阳林场场部南侧,北兆山东麓,并修建了一座高大的烈士纪念碑,烈士纪念碑矗立在苍松翠柏中,碑上镌刻着“浩气长存”四个大字,缅怀这位为了革命壮烈牺牲的异乡英雄。

  朱立文是新四军第五师在抗日战争中牺牲职务最高的指挥员,牺牲时年仅32岁。(百色市纪委监委)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